琐碎

      就在刚刚我终于看完了十八清风坊里全部的文字,看完之后心里头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找不到适 当的词去形容,我只想到了两句话。

     一句是: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是我们眼里看到的那个想当然的样子, 每个人在对你展现着灿烂笑容的同时,你无法想象的是在那看似灿烂的笑容背后所隐藏的究竟是一 种什么样的表情?

     而另一句话是: 尽管现在的我还不知道我的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究竟往哪个方向发展,又是不是按照我所想的 那个方向发展,但是,我知道摆在我前面的路并不是一条直线,而究竟这条路上能有多少个弯儿, 我还得走着瞧,边走边瞧,而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小心地一步一步地慢满地走,仅此而已!

...

曾经年少II

 

   如同飞鸟短信告诉我,只要你还活着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可以了无牵挂,只是飞鸟和Qs不一样,他是个隐瞒自己的喜怒哀乐的人,他总是让每个人都开心,于是我总是迁就别人,别人难过我就陪着难过,别人开心我就跟着开心,可是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了。
   飞鸟曾经说过,别人总是说我很快乐,于是我就真的很快乐,即使不快乐那也要快乐的。我不知道这样的性格要承受多少的压力,只是比起她们,我很像个孩子,一个任性的不肯长大的孩子。
...

曾经年少

 

我总是告诉自己,就算我们有一天不在一起了 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

再见.我的彼岸

 

宿命   有时候会感激上天赐给我它
有时会责备上天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可无论我们再怎样改变情绪
上天还是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
不做任何表示   我不想猜测它的用意
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   不存在的宿命
自然没有宿命的用意这一概念
...

闲情随笔

 

鱼只要有一种表情
就可以面对全世界
我有鱼的表情
但我不能像鱼一样自由自在
我不是鱼
为什么我不能也用一种表情去面对世界呢
因为鱼在心里
你在哪
心里吗
 
为什么
为什么在电话的忙音中开始后悔
...

下一个转角落是否依然能够遇见你

 

刚刚在校内上看到了以前高中的同学上传的照片,原来时间真的是一刻都不曾停止过的。这么快他们都已经大学毕业了。
我和真其实小学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只不过,不同的班级而已,那时其实我就已经知道她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的优秀,我想不知道她的人很少。高中的时候那会儿学校实行班级滚动制度,高一下我就和她同班了,做了半个学期的同班同学,虽然,那半年时间里我们也不是很熟悉,也没有太多的接触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我与她很熟悉似的。记得,以前我还在梦里梦见过她呢,从梦到她那会儿到现在好象时间很长了,不是一年就是两年了。但是,梦里的场景我还记得很真切,那会儿她已经读大学了,家在深圳,我和她在她家里一起看VCD来着。虽然是很简单的一个情节,但是,我记得很是清楚。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感觉真的是很奇妙。
...

有关青春的日子

 

嘿嘿,不知道怎么的,怎么我的脑子里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忽然冒出来一堆一堆的想法呢。
我怎么发现我现在越来越矛盾了,脑子里面的想法也是矛盾着的?有的时候,我还真觉得这样挺闹心的,或许可以这么说吧,人呐,本身就是一种矛盾的动物,所以,人的想法也自然是矛盾着的。
一大早,闹钟想起来的时候才看到馨昨天半夜给我发的信息,就回了。我都不记得我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在网上认识的了,不是去年年底,就是今年年初,反正距离现在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然后由最初的Q联,变成了现在的短信联。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的理想一样,所以,用短信联系起来,彼此能够更有学习的动力,呵呵……
...

红尘过客,不诉离伤,只道真情

《有一种爱情叫兄弟》,有人说:“看了之后你会后悔,不看的话会更后悔。”那么我想说:“即使到最后你让我痛彻心扉,我依然无怨无悔!”
就让我再疯狂这么一次好了,只一次,一次就好。

...

唱片,一些碎碎念

 

黄韵玲的EP 《在我们之间的事》。
《改变》这首歌,再被台湾那些歌唱比赛的选手们重新拿出来唱之后,仿佛是由新一代的爱唱歌的人诠释着一段老去却刻骨铭心的感情。
这张EP里,黄韵玲重新录了男女合唱版,那彻骨的失落,变做女声轻轻的叹息。
然而最感动的《改变》,是黄韵玲在某个访谈节目里,一个人,一边弹着琴,一边唱。
那声音里,是一种时过境迁的释然。

这EP 里,也收了二十年前黄韵玲和沈光远合作的《你是唯一》,换了更年轻的男声合唱。
...

春天里

      昨天收到了在淘宝上买的游戏,《三国杀》、《矮子矿工》、《酱爆市场》,都是目前流行的桌游,成年人的纸牌游戏。几百张纸牌而已,却花掉了几百块钱。不是心疼钱,只是担心不长的日子之后,这几百张纸牌又会散落在家里的某个角落,积满了灰尘;只是有些心疼自己,想找快乐,却发现不那么容易。

      汪峰声嘶力竭地唱着“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我静静地听着,有种被触动的痛。曾经的我们,很容易快乐,骑着自行车,听着小虎队的歌,吃着几毛钱一只的冰棒,还要盐酸梅;我们虔诚地转着糖饼,却从不见它停在龙的方向。我们盼着春节,盼着压岁钱,盼着春晚,我们盼着有一天见到自己喜欢的明星;我们玩超级玛丽,如痴如醉地看《射雕英雄传》,我们享受着没有长大的孩子们才能享受的快乐,并且期待着长大。
...
«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