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长大嫁给你

 

        早上被急促的闹钟闹醒,我翻了个身,看一看窗外的天,黑乎乎带点灰白。这么早起床去上班,赶到单位,眼睫毛上都得沾上露水吧?人穷则志短,缺薪将断炊,无奈,还是爬起来,洗漱完毕,穿衣着鞋,一阵风地打开门窜下楼去。
       天气很冷,入冬以来就没这么冷过,我连续打喷嚏,一个比一个大,眼泪与鼻涕齐流。天冷,心更冷,我的一个好友上个月嫁到东北去了,昨天打电话回来,哭得很凶,吵吵着要回昆明。不敢问她要回来的原因,怕她更伤心。我猜测,若不是东北丈夫瞎正夫纲,便是受不了大东北的凛冽。
...

半步.天涯

 

收藏了秋天的画面
在我找不到的地点
空气很新鲜
就算不那么温暖
偶尔会路过雨天
想起你
还有些孤单
飞逝的流年
...

一杯加了砒霜的香槟

 

        货10年,江湖上却一直流传着《倾城之恋》的传说。
        是什么,让它有这么长久的生命力,还是因为古往今来,所以的女子的心伤都相似?
        这个季节,叶倾城之长篇小说集《倾城之恋》之《原配》、《心碎之舞》、《麒麟夜》再次出击。它们安静地在加上等你,天空在3月里等待鸟儿回来,翻开季节的封面,就翻开一段段缠绵迤逦的爱恨。
...

突然听懂陈洁仪

 

        时间跨度大概超过7年,那时央视很红的音乐节目MTV有一首歌很红,是郭峰顶着乌黑亮丽的波波头和一白衣美女合唱的《心会跟爱一起走》。那时候不懂事,以为唱情歌的必然都是两口子,于是感慨那个白衣美女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后来郭峰的头发由长变更长,由黑变黄,混迹于更大演唱会或者不红的选秀节目担任歌手或评委。而白衣美女陈洁仪则几乎没了消息,知道2006年电影频道报道说,才知道她已经在两年前退出了歌坛。
...

随笔遐想

 

年轻求得圆满
随着岁月走散
忍不住回头看
剩下的只是片段
生命不停转弯
起起落落变成习惯
爱情像个考验
从不承诺永远
这些年像风筝
一样在空中旋转
爱恨变得无关
过去的风雨
留给别人去评断
...

最美丽的风景

 

(一)
        小时候看《倚天屠龙记》,看到最后也不明白张无忌到底娶了谁?以至于有些狗尾续貂的续集中出现了周芷若成了教主夫人,我也信以为真。一翻再翻,感觉不对劲,张教主应该是赵敏才对。
        当时我看不懂,是因为我还不明白金庸笔下的那种爱情的轰轰烈烈,那种对传统世俗的抗争和突破。在金老先生的情节构思中,张无忌肯定会娶在他人生事业之巅结识的对手兼搭档敏敏特穆尔,而在他从小就认识的周芷若、殷离却只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段插曲。所以即便他要娶殷离为妻,即便他已准备和周芷若共拜天地,但在赵敏出现的那一刹那,顿时风云突变。
...

青春终将远去

 

        玲来了,带着一如既往的腼腆的笑。
        毕业了,我们四个人也各奔前程。玲这次来,是为了工作升迁考试。我一直知道,在我们四个女孩里,玲一直都是最努力的那个。
        珑经常掉链子,我们已经习惯,玲来的时候,还是只有我们三姐妹聚在一起吃饭,玲还是一样的客气,一样地在玩乐的时候会若有所思。晚饭结束,去唱歌,同时也是为了玲的生日庆祝。在稍晚些的时候,珑也终于带着男朋友来了。
...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随我一起沉没

 

        北大西洋的漫漫长夜里沉过两条船,一条是泰坦尼克号,一条是摇滚电台。当年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我年纪还小,恨不能和那艘船一起就此沉入冰冷的北大西洋。这样一艘满载着荣耀与梦想的船沉了,杰克也死了,我又怎么可以独活?
        现在看《海盗电台》,我再次希望在沉船的时候,自己能在那条船上。如果摇滚电台的DJ们沉入了大海,那这个海平面上的世界就只剩下那个最喜欢绳子的英国大臣,岂非无聊得近乎恐怖?
...

闽南和云南,到底有多远

 

        “描述自己的家乡,要做到政治正确,又要对得起自己的喜好,还要让他人确信不疑,你做得到么?我做不到。”这句话是一个叫做“不过很但是”的人写的,收在民谣组合五条人专辑《县城记》里面。在此之前,我对于海丰,对于闽南语系的印象,就是莲雾芭乐歌仔戏还有槟榔西施,那篇文案里面提到的风土人情和那种当地小吃“小米”则一点概念没有。
...

碎语

 

         选择在这样一个寒冷季节去大西北,初到北方的时节,刚好赶上秋天远去,树叶的脱落让人生疼。至于冬天景物,真只有白,脸的白,呼呼吐出气的白,单调而窒息……灰色的天空,肮脏的雪,衰败的草,光秃秃的枝丫,目光落尽,一片废墟。
        梦想在许多时候,伴随着的是苦闷、陌生以及永恒的纠结。
...
«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