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适合很多人的镜子

 

        我喜欢一个人、一幅画、一本书、一首诗,真正喜欢的往往不是那人、画、书、诗本身,而是从中看到的我们自己。人是一种自恋的动物,总在其他人身上寻找适合自己的镜子。纳兰容若就是这样的一面镜子,一面适合许多人的镜子。
        容若词章,题为《饮水集》,其义取自“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让我们透过这本书来简单了解纳兰容若得生平吧:纳兰容若,清初第一词人。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行走于仕途,一生为情所累;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的男子,一段三百年来倾倒无数后人的传奇。
...

朋友值多少钱一斤

 

        阿西莫夫的幻想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拼命干活。他从来没想到过网络,他永远不会想到网络如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而它首先满足的居然是我们的情感所需。
       QQ虽然叫“即时联络软件”而不叫“即时聊天软件”,但我相信,它上面绝大多数的用户都在聊天,和同学、朋友、熟人、网友及天南海北的陌生人;买了新衣服,不见得穿给邻居,同事看,反而对镜自照,贴上网去给陌生网友看。我们利用网络,聆听、倾诉、交流、安慰、哭泣……我们有这么寂寞吗?大概是有的。我们大部分人,其实已经没有朋友了。
...

爱情疾病

 

        去小剧场再次看孟京辉导演的话剧《恋爱的犀牛》,台上的总结说,A爱B,B爱C,C又爱D,而相爱的两个人,却注定要分离。
        剧中“明月”与“马路”对于爱情近乎病症般的执着,在这个时代,几乎成为稀缺的花草。偶尔在阴暗角落里看到,你不会觉得珍惜,反而会对其不合时宜的绽放,生出怜悯与同情。
...

旧时光是个美人

 

我们向前走了很远
才回头
旧时光是个美人
温软娴静
眼深如潭水
我们追溯的时候
就为她画眉
她的眉太淡
面容太模糊
如何敌得过岁月稀释
 
有一段梦游:我们逆走来时路
转几个风口
...

祝自己一路顺风

 

<一>
        看惯了高山明月,听够了小河细步。于是一缕神思总飞向山外的世界,想看那别样的精彩和别样的人们。为了追寻那块梦中的乐土,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多少个寒夜与孤灯相伴。
        或许,那时我太天真,总以为付出汗水就会获得成功,也许是老师的赞扬和同学们的羡慕。让我太过自负,太过自信;命运捉弄人,给了我那份错误的体检证明…总之,太多的理由构成了必然。
...

时光荏苒(2006年12月8日)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有了那么多的欣喜难过快乐忧伤,真不明白一个人有那么多情感,为什么没有爆掉。后来,才知道这是你们对我的纵容。
        我要相信,现在的一切都是上天对我最好的安排,如果无法改变,那就试着接纳,接纳有什么不好。不需要比较,无需患得患失,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

所有的情感欺骗都有授权

 

        他本是她闺密男友的朋友,某次机缘巧合里,他们坐在了同一张饭桌上,两人居然也擦出了火花。
        他追她的时候,很是下了些力气,比如说,主动要求买部车送她做代步工具,她不肯,他就千方百计搞到她的卡号,径直把买车的银子打过去。
        在他的狂轰滥炸、在闺密的羡慕下,她的心真醉了,爱情的进度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

被时光带走的人

 

        清明来了。一直坚信,清明,是阴阳相接、生死相访的一天,所有的逝者都会醒过来,从静谧的天堂飞回人间,和生者对话。365天的离别,该有多少心里话要倾诉?清明的存在,就是一个专门为感情泄洪的出口,那就让知心话尽情地流淌吧。
        在七个孙儿中,奶奶偏爱我。记忆中,有关奶奶的印象,大多是在老屋庭院中的那棵老槐树下。杨柳风一经吹过,不几日,便见满院春光,一簇簇的槐花挂满枝头,我便拉起奶奶的衣角,吵着要吃槐花饼。奶奶总是乐呵呵地说:“好,小祖宗,奶奶这就给你做。”说着,就从堂屋端来一口簸箕,我坐在门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槐花,只见奶奶拿起竹竿往枝头轻轻一摇,“哗啦啦”一阵槐花雨恰好洒落在簸箕里。奶奶做的槐花饼香甜酥软。
...

同谋

 

        在去武汉的飞机上碰到朋友的馨是我没想到的。
        头一晚没睡,我需要到武汉转汽车到荆州,结果浑浑噩噩地去上洗手间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是熟人。那天是大年初二。馨一个人去武汉旅行。
        馨是我好朋友的前女友。分手时没有经过什么波澜,只是一条短信而已。我还来不及安慰什么,就跟好友一起出去了。
...

偶尔我们还能怀旧

 

        放假了。见了许久没见的人,去了一个高中同学的婚礼,还去了一个正在装修的庙宇,陪爸妈,和好友吃饭,逛街,彻夜聊天。这一次算是圆满了。总是在跟故人见面的时候,会唏嘘时间的转瞬即逝。
        记得跟若寒聊天时说:我们从不信命到了认命。不是不伤感的。就算跟再好的朋友在一起,也有了相对无言的情况。我们都被生活磨砺成了越来越圆滑和有光泽的石头。天知道这是幸运还是悲哀。
...
«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