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飞鸟星空

欢迎“爱不简单”的加入

欢迎“彼岸星”的加入

19
2014
03

梦里叶落

        秋风拂过,黄叶摇曳,风承诺要带叶去看那外面的精彩。叶子犹豫不决,询问树的意见,树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叶自摇曳,终究还是经不起风的诱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选择了随风漂泊。树没有留,并不是树不爱叶子,而是太爱叶子,为了满足叶子的愿望,它没有挽留,由着叶子去寻找自己的自由。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当叶看着好奇的世界的时候,风停了,叶便落地,留在那尘土中。树很伤心,后悔没有挽留,没有紧紧握住叶子的手,只能落下那点点泪滴,化做那丝丝细雨与尘土一起消失于无形,

11
2014
03

梦里竹花

       看着天空的暖阳,微风轻轻拂过脸庞,带着沁人的花香,似乎一切都在告诉我,已经阳春三月,只等着百花齐放。

       关于那些花儿,有着苦寒的梅香飘十里,亦有旨下不开的牡丹。还有为爱的优昙钵罗展示美丽,只为韦陀的记起,只是韦陀却从未注意到昙花盛开那一瞬间的美丽,更有那为了花开不惜以生命为代价的竹红。那些花儿都是美的,腊梅有着的艰苦执着,牡丹有着不畏权贵的品质,昙花有着追求爱情的憧憬,竹花有着对生命意义的诠释。这与我们人其实何其相似,初时艰苦执着,年青时追求美好爱情,再长时可以不畏权贵,实现自己,最后开出生命最美的竹花,刻下墓碑上的墓志铭。只是了却君王自家事,也未必能留得身后名。假如荆轲真的刺杀了秦始王,林黛玉真的嫁给了贾宝玉,也不过闹个平凡收场,哪能让千载以后的人唏嘘赞叹。

28
2014
02

梦里十年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陈奕迅一首十年唱出了多少有情人分离又再聚的情形,只是在十年的时光里,变化的又何止是那分分合合的情侣。

        十年之前,马化腾想100万将腾讯卖给张朝阳却没被张考虑,十年之后,腾讯市值过万亿;十年之前,淘宝网刚刚成立,十年之后,淘宝天猫销售额过万亿,一天销售额350亿。十年之前,木子美点燃了博客的薪火,十年之后,博客不再流行,微博也渐渐被微信吞并,只是QQ空间的在14年元旦一天里发表量就过10亿。十年之前,戴尔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神话,诺基亚也是无可撼动的老大,十年之后联想超越戴尔,诺基亚也难逃被收购的命运,十年之前,Google 还未上市,苹果靠ipod开始回生,十年之后,Google成为全球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苹果更是直冲IT界第一,十年之前柯达并购乐凯,小灵通异军突起,新科联合了中国高清联盟,十年之后柯达破产,小灵通退市,新科转向小众,十年之前,盛大传奇春风铺满,十年之后,盛大做起文学,LOL却吹遍神州大地,余额财付又吃了谁的馅饼!

13
2014
01

梦里落花

       不知何时,网络上掀起了长发及腰的热,“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原文是优美的,却也被网络调侃的不成样子,待你长发及腰,拿来拖地可好,待你长发及腰,我就咔嚓一刀。如今你早已长发及腰,铺起十里红妆,而我却没有富贵荣华,不能许你十里桃花。所以你说要走,我不会留,因为有些东西只能静静守候,只是怕待你虚荣看尽,少年青丝已白头。

       夜如常的静,只是偶尔传来北风的轻吟和夜莺的低鸣,梦里却早以是桃花盛开,十里铺红,甚是喜庆,远望你的身影,轻衫拂地,步履盈盈,若那画上仙女,只是仙女没有你的灵气,好想拥抱你的美丽,却发现你正一步一步远离,直到消失于桃园里,留下的只有那待你了无牵挂,许我青丝华发,和那满地桃花。我知道,终有一天,定能富贵与富华,到时再定许你嫁衣红霞,十里桃花,只怕那时你青梅为妇已嫁,依旧留下的只是梦里落花。
...
09
2014
01

苹果

        说起苹果,不知道你第一想到的是那土豪金,还是掉在牛顿头上万有引力,亦或是伊甸园禁果的好奇,当然还可以想到中国式平安夜里那祝福的话语,似乎都与这个水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依如往常一样坐上公交车,错过了上下班的高峰,当然都是有座位的,旁边是一位老大爷,老大爷的前面是他老伴,起初我依旧是看着电子书,对这对老年夫妻并没有过多关注,只是突然听到老奶奶喊了老大爷一声,我也就顺带的也转了一下头,老奶奶递了一个吃了一半的苹果给老大爷,说了一句,我吃不完了,老大爷拿过苹果就开始吃,几下就吃完了,在这一瞬间,也吃过不少苹果的我,突然思考起这个苹果的意义,他没有土豪金的金贵,也没有那万有引力的贡献,有的只是那份老来相持相濡以沫的感情,和这一言一语中的包含理解和甜蜜,我知道在他们的世界里,根本不需要土豪金,也不需要研究万有引力,只需热恋上街牵手大步前行,及至古稀仍然拄拐相扶。

...

07
2014
01

妳的哀思

         有时候我以为我死了,其实我还活着;有时候我以为我还活着,其实我已然死去。 

        夜晚的阴暗伴着那些许昏黄的灯光,更显寂凉,一人在八楼爬在那陡立的木梯上,忽然一个甲剪从手中脱落,直接掉到了旁边一个曾经七层的破旧楼院里,本想看看掉在哪里,等下好去捡起,却在昏暗灯光下,发现了如同英叔《僵尸先生》里的僵尸跳在院落里跳动,突然之间的那种惊吓和胆怯就只能放弃这个甲剪了,跟旁边的朋友叙说此事,旁边的人似乎早以习惯下面这只僵尸,每日每夜在那里活动,却好像从来没有走出过这个破旧不堪的院庭里。而此时也只能聊以自慰还好掉下去的是个甲剪,不是什么重要的小物件,也就由它去吧。

...

16
2013
12

垃圾人渣传-17

       一段年少的过往,一些成长的痕迹,一份纯真的情谊,一段无悔的青春。   仅以当初所写下的话语来祝福人渣姐和她的小胖妞。

 
      也许是吧,如果我当神仙,我也同样会后悔,人间是那样美好,人间是一个充满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美好世界,生活是那样美好,即使有时会有挫折,但没有一种困难能成为我们放弃的理由,没有挫折有哪里会有进步,哪有人类的繁荣与发展,神仙是那样不自由,而人却可以拥有,纵使浪迹天仍自由,我渴望自由,所以我 会后悔,却不知人渣姐为何后悔呢。
...
16
2013
12

垃圾人渣传-16

        一段年少的过往,一些成长的痕迹,一份纯真的情谊,一段无悔的青春。   仅以当初所写下的话语来祝福人渣姐和她的小胖妞。

     
 
           如果我当神仙,某一天我一定会后悔的。
18
2013
11

On the way-乌兰哈达(红色的山峰)

        一直比较向往内蒙草原,而我却总是那么幸运,就这样来到了赤峰,其实我更喜欢叫乌兰哈达,这里有当年康熙大战葛尔丹的乌兰布统大草场,一般习惯性的在大街上走走,蓝天和白云总是那么美丽,只是看到那代替了草地的高楼,自己忽然有些感伤,总感觉这高楼代替那万里草场反倒是一种退化,此行没有看到心中所想象的那万里草场,看到的好像更多的是那城市的豁达和漫天飞舞的黄沙,希望此生我还能真正看到心里所想的那万里草场牧马青山。

          登上那红色的山峰,遥望城市的建筑,远处的乌云与风沙混在一起,总有那灰蒙蒙的感觉,只是那空气依旧清新,有着北方独有的粗犷豪情。而那变化的天气,也别有一翻风情,左边还是那明媚的阳光,右边早已黑云压顶,只得早早下山去,继续游走于那大街与小巷里。

...

16
2013
11

On the way-松原

          不知是在那庞龙《两只蝴蝶》的专辑里,还是在那我家住在松花江上啊的小品里第一次知道了松花江的名字,只知道这是中国北方的一条河流,两岸有着那守在哨所旁的小白杨。等真正来到这松花江畔,是在那初春的夜晚,还飘零着雪花的芬芳,看到那松花江的贝壳简介,也算第一次认识了这条东北人民的母亲河。